一条粉毛毯

遇见你,月光都独上西楼,枯木逢春说的皆是你。

chapter 44.兄弟?仇人?

    “九龄儿!九龄儿……”郭麒麟一跑过来就傻眼了😳,一是他撞到了大型狗血的爱情剧,(?)二是张九龄的手。


    “emm……要不我先回避一下?😉”郭麒麟边说边往后退,张九龄摇摇头,拉住了郭麒麟的手,好嘛,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那个楠人的表情。“不了不了,咱说正经事,你来找我干嘛?”


    “额……要不先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手吧?”郭麒麟拉着张九龄准备去医院,结果半路杀出个王九龙,“好了!我带张九龄去,郭总请在这里先等一会。😊”“emm……”


    两人来到医院,准备去挂个号。这时,王九龙突然发现了一个有一丝熟悉的身影,他带着口罩和帽子,把自己捂得很严实,可今天的天气异常的炎热,他为什么要穿这么厚呢?😳


    有一点熟悉的背影,身高不高……一系列的问题让王九龙想到了一个人:陶阳。



    又找到了郭麒麟,王九龙和张九龄都发现了他身后站着一个人,那人好像正是他们在医院碰到的那个人,“嘿嘿😁,给大家介绍一下,我身后站的是股才集团的老总儿子,陶阳。”


    王九龙在心底吃了一惊,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准备察言观色,因为他知道陶阳是个狡诈的人,此次一定不抱好意。


    “陶老板说要资助我们的公司呢。😄”郭麒麟他在自顾自的演讲,却没有注意到身后人和身前人都各怀鬼胎,张九龄也意识到陶阳不简单。他这么做,肯定是有目的。


    陶阳抬起头,盯着王九龙和张九龄,然后猛地低下头,整理了一下口罩,殊不知,在口罩的底下正藏着他诡异的微笑。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ok,ok啦~陶阳也出来了,陶阳挺关键一人物,他关系到文章的连接处。😁

chapter 43.杀戮

    第14章又被封了,好气哦!!天天封我文章😠😠😠。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王九龙的枪🔫里没有了子弹,没有子弹的枪就是一个空壳,什么用都没有。王九龙把这把枪扔到一边,拿出棍子,红着眼睛。


    “妈的,老子的人也敢碰。”那群不自量力的家伙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他们也犹豫了,谁都听闻这王九龙也是心狠手辣,正如同他父亲,而且他身手又好(武术捧哏嘛~😂),大伙都在考虑自己是王九龙的对手吗?


    王九龙不想给他们一点犹豫时间,抄起棍子狠狠地打了其中的一人,👊以王九龙的身手,那被击中的人想必是活不了了。
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大家冲了上去,(我想说你们不是有枪吗😊😊)结果都是一个个去送人头啊!!


    王九龙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,拖着棍子,去找他的张九龄。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张九龄耳朵灵敏😳,听到了外面打架的声音,他知道这是王九龙来了,张九龄用手掂起那个绑他的椅子,朝那男人砸去。


    男人也没有想到张九龄竟然还有那么大力气,很快就被砸晕了😣,张九龄刚想去确认那男人死了没,门就被踹开了。


    张九龄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拥入了怀里。“九龄儿,你设事吧!”王九龙紧紧抱着张九龄,“得得得!我快要被勒死了!!😓”王九龙听闻,乐呵呵(?)的放开了张九龄,“没事就好…………woc!你手怎么了?!”


    要说退王九龙反应也够慢的,半天了才看到张九龄的手,张九龄摇摇头,“害呀,没事。”而王九龙则皱着眉,“不行,谁都不能伤害我家小孩儿。”王九龙低头吻住了张九龄的唇💋。


    而这时,郭麒麟跑进来:“九龄儿!九龄儿……”


    70:对不起,我打扰你们了😃。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最近吞文被吞到怀疑人生了……😊emm……陶阳应该快出来了~😁


我先去弄一下第14章,看看能不能重发😔又被屏蔽了,如果一会儿我没回来,那就想看14章的看我微博吧,微博名叫:花琴叹花尽

chapter 42.最熟悉的陌生人

    第12章被封了,😂第12章没什么内容,就是王九龙哄张九龄的事啦。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“张九龄。”这声音,有一点点熟悉,😳但张九龄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的声音,张九龄的目光扫视着这一群人,目光最终锁定了人海中那个谢顶的男人(?)😂人海中那个略显苍老的背影。


    “有点熟悉唉。”张九龄在心里这样想,那个老人转过头来,盯着张九龄。而张九龄已经完完全全记起来了那人究竟是谁,那个人竟是张九龄的亲生父亲,也就是仲龄集团的老总!😲


    “父……父亲?”张九龄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,自己的父亲不应该已经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吗?😱
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父亲。”这句话显然出乎意料了☔,张九龄可以接受他父亲绑架他,也可以接受他父亲的抛弃,而且张九龄已经准备好了等到他父亲一靠近他,他就上前拥住自己的父亲。🍂


    可这个人却说不是张九龄父亲,眼前的这个人可谓是很熟悉,但是却又最陌生的人。😔


    那人走到张九龄面前,用手指挑起他的下巴,“你仔细看,我的手上有一条疤,而你父亲没有。”说着便把自己手上✋那条狰狞的疤给张九龄看。
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😥张九龄想了解一下情况,可那人根本不让张九龄说一句话,“张九龄,你可真跟你父亲一样啊,一样让人厌恶。💔”那人抓起张九龄的手,又掏出了一把匕首,按住了张九龄的手,“你父亲死了,但是我还活着,往你的手上做一个标记,就证明了咱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”


    说完,匕首✂猛的在张九龄手上捅出条深深的伤痕,张九龄另一只手猛的掐自己的手心,为的是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,钻心的痛苦如暴风雨般袭来,他感觉自己的手不一会儿就没意识了。😔




    王九龙猛的推开门,果真看见了张九龄。他那好看的眉毛皱了皱😠。那群人回过神,疯狂的朝王九龙开枪,但这些人的枪法不行,子弹没有节奏只是胡乱的射一通。


    所以,王九龙很容易的躲过了子弹,拿着棍子猛的朝其中一人击去,那人倒在地上,抽搐了一下,然后便不动了。


    王九龙夺过那人的枪,往那伙人射了几发,但是关键时刻,🔫枪没子弹了。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彩蛋:大家应该都知道德云团综的事吧~😁其中龄龄和楠楠又穿情侣装了😂


    他俩的衣服情侣款,手上的小皮筋也是情侣款一红一蓝(自古红蓝出cp😂)


    麻了,真的麻了。😊


chapter 41.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彩蛋,但是我的第12章又被屏蔽了😠……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尽管王九龙推测出张九龄应该离自己不远,可具体是什么方向呢?😌总不能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找一遍吧,那时间就来不及了。


    王九龙想到了报警,可王九龙知道失踪案是不会立案的,警察也不是所有的案子都破的了的。


    如果说绑架的话,💀那应该不在市中心,这让地点大大缩小,王九龙如果没看错的话,他当时慌慌张张的开车回来时,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和他对着开,而且车牌号被挡住了……


    当时,王九龙就有点起疑,😳但也没多想。没猜错的话,这辆车应该就是绑架张九龄的那辆车,况且这条路是直着往前走,一直向前走肯定会有这一伙人的老巢。
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九龙便打开车门,启动发动机,沿着这条大路一直往前走。




    张九龄双手被反绑着,动弹不得,眼上还带着眼罩,看不见身边的事物,他想通过眼睛一点一点蹭车把手,想把眼罩蹭掉。😖


    但是这样显然不行,😳张九龄需要重新想一种办法把眼罩弄掉,然后再想办法如何反击,绑架他的人无非就是跟王九龙有关系的人,这一点他很肯定。


    张九龄能听到,驾驶座和副驾驶座有两个人,两个男人,进屋绑架他的应该是副驾驶座上的那个人,根据他俩的交谈声音,再结合之前那人对自己说的那句话,那就100%没错了。😨


    不知行驶了多久,张九龄感觉到车停了下来,那两人又在轻声交谈,应该是在说关于张九龄的事。过一会儿,张九龄感觉自己被两人拽着下了车,张九龄知道,不能挣扎,因为他俩还带着枪🔫呢。


    随着人流声减少,张九龄觉得应该是被人带进了一栋废弃的大楼里,脚步声传出了回音,这也能肯定了这一点。🔓


    大概过了几分钟,张九龄被两人按在座椅上,两人也拿出绳子,一圈一圈的绑住张九龄,直到张九龄完全不能动了之后,其中一人,把张九龄眼罩摘了下来。


    张九龄恢复了一会儿视线,才慢慢看清周围的事物,果真,是一栋废弃的大楼……




    王九龙开着车,找路边废弃的工厂或者大楼,这一路上很幸运只有一栋废弃的大楼,“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王九龙拿起棍子,慢慢的向这栋大楼靠近。


    王九龙还看见了之前的那辆车🚗,这更加肯定,张九龄就在这里。
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都认为自己推理的天衣无缝时,可真的事情会是这样吗?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
    唉……悲催……😭😭

今天晚上我重新写一下41😂,然后我会重新编辑一下前面的好多章,让字数变多一些,但是剧情大体还是不会变哒~

chapter 40.

    王九龙告别了张九龄,就急匆匆的往公司赶,果然,公司门口堵满了过来要债的人。里面还有看热闹的、记者、以及一些讨论的人。


    有一群人举着条幅,高声大喊:“你们骗我们投资!结果全把钱给卷跑了!还钱!我要见你们公司的老板!!”一人带头,剩下的那些人也跟着高声大喊,王九龙皱了皱眉,问那一群人堆里面走去。
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是这公司的老板,请问大家伙有什么问题吗?”王九龙尽可能的安慰这些暴躁的众人,另一边,想尽可能的查清楚事情的原因。


    那个举条幅的人瞟了瞟王九龙,转身就开始数落王九龙,“唉!我说说你!你这小伙子长的挺白净的,怎么能干出这么缺德的事?欺负我们没有知识是不是?”这些人最喜欢的就是破口大骂,在没有搞清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前。


    “好了,我想了解一下事情的原因。”王九龙压低自己的情绪,身边的记者也是一个劲儿的往上前来采访,王九龙根本没有时间管记者。那群人安静了下来,只留下那个举条幅的人来说明原因,“你们公司骗了我们的投资费,然后卷了钱就跑。说好的公司创业成功之后,一人分给我们钱呢?简直不可理喻!”


    王九龙就很纳闷了,他自己的公司,一向都是自己创业,没有收别人一分钱,更不会卷了钱就跑啊!


    “那个,我的公司是自己创业,没有收别人的一分钱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然而这个解释并不起什么用,那一伙人还是依依不饶,喋喋不休的数落王九龙,王九龙的公司,王九龙的下属,甚至是员工。


    王九龙见他们迟迟没有转入正题,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总感觉他们在拖延时间,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,疏桐却没有来,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假冒的。


    王九龙的第一直觉:“坏了,应该是有人故意支开他的,张九龄有危险!”




    张九龄也休息的差不多了,他在想王九龙到底有什么事情,让他匆匆忙忙的。


    正在这时,用重物打击玻璃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就是有一个人拿着枪对着张九龄。这种时候,张九龄不能转身,如果转身就必死无疑,他只能举起双手,乖乖听从那人的安排。


    “你不想死吧?不想死就乖乖的跟着我走。”那人的声音有些耳熟,但张九龄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的声音。


    “好,我跟着你走。”张九龄尽可能的安慰自己,告诉自己不要惊慌,遇到这种事情,谁都会害怕吧,更何况张九龄只是一个小职员呢。


    那人给张九龄套上纯黑的眼罩,枪口还是对准着张九龄的后脑勺,那人把张九龄往窗户那里带领,张九龄小心翼翼的随手拿了个瓷缸,他尽可能的不让那人发现,还好,那人是真没有发现。


    张九龄被人带到车里面,车开始发动,张九龄现在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通过听觉来辨别现在的位置,车开了一会儿,城市的喧闹声音变小了,因此,张九龄推理出:现在应该正在往郊外开。


    他意识到,时间紧迫,他得抓紧让自己脱离困境。




    王九龙赶回来时,发现卧室的窗户,玻璃已经碎了一地,张九龄已经不见了身影,他推断出:他们现在可能还跑不了多远。


    床头柜上的瓷缸不见了,应该是张九龄为了防身拿走的,王九龙抄起棍子。


    “张九龄,等我。”


    

上章被屏蔽了,我也不知道哪里的词用错了😊,我看看能解屏不。